【牧春】Maybe Tomorrow

04



春田创一是在星期三的欢送会上发现黑泽部长喜欢自己这件事。因为人事调动,营业部的枝子要调配到总部,所以黑泽部长提议办一个欢送会。也就是在这天晚上,有点醉昏了头的部长突然把春田一把抱住,在他的目瞪口呆的震惊中对他展开深情告白:他紧紧闭上眼睛,又睁开,然后摇了摇头。“听着,”他用不同于平时的温柔声音说,仍然喘着粗气,“抱歉,我真的非常喜欢春田你。”春田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想起茶水间里的暧昧眼神,又想起厕所里的莫名笑容。他头脑里某个迟钝又清醒的角落警告他黑泽部长并没有对屡次骚扰他这件事感到多大的抱歉,他好像还想再做一些更出格的事情。确实是这样,他猛然伸手揪着春田的领子往前拽,鼻子离他的鼻子只有一厘米。等他意识到部长想一口亲上来时才急急忙忙笨拙的将他推开,由于用力过猛,部长被他推倒在一排自行车上。他一瞬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是牧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原来你们到外面来了,我就说怎么去个厕所要这么久——”他的目光越过春田看了看另一边,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部长?那边……那个躺在垃圾堆旁边的是部长吗?”


“什么?”春田呆滞的沉默了一会后问。


“那个是部长吧?”牧看看那边,又抬头看看春田。


“噢,噢噢——”他伸手抹了把脸,声音温和但越来越着急。“我我我——那个,我……我刚才想扶他到厕所,但但但是他太……太重了,就就就——”他转过头去,忍住一个喷嚏。肃静像羞红一样遍布了他的脸。


牧深吸一口气,迟疑了片刻后说道:“前辈先回去吧,我叫辆出租车把部长送回家。”

 


在接下来的几天,春田穿着过于柔软的条纹睡衣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他的意识十分混乱,甚至还以为自己有点神志不清,万恶之源就是黑泽部长经常在他的工作报告里写下一条条字里行间都充满着浓浓爱意的留言。要是你以为是上司对下属的爱那可就大错特错。比如这句:洗过澡,蓬松白皙的你跳上床,我会给你送来姜汁啤酒和小蛋糕。毫不夸张,春田中午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写字楼里四处逃窜,藏进阴森可怕的电梯,穿过风声呼啸的停车库,就为了躲避在身后穷追不舍的黑泽部长。可是他记得,部长应该是结婚了的呀?


“前辈。”牧说,走到沙发边戳了戳他,让他腾出地方给他坐。


春田用肘部撑着身体坐起来,忍不住紧张的回头张望,想知道自己有没有把公文包里的文件收好。他可不想让牧知道部长在上面写什么了。“怎么了?”他有点心虚的问。


“没有,”牧说,“便当我放在冰箱里了,前辈明天出门记得拿。”


他点点头,感到牧正凝视着他——他的眼里有野性,同时也有小狗般的天真无邪。


“前辈最近遇到什么事了吗?”牧问。


“什么事?”他还在努力抹去脑海中的恐怖画面。


“前辈一吃完饭就躺在沙发上发呆,吃饭的时候也魂不守舍,我还以为你又生病了。”


“没有,没有生病。”他摇着头,“绝对没有生病。”


一个微笑出现在牧的脸上。“那就好。”


春田似乎在考虑问些什么问题,沉默片刻后他犹豫的开了口。“那个——”他换了换语气,向前俯过身,转头跟牧对视。“阿牧啊,我想问你——那个,”他有点畏缩,“阿牧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那个……那个的呢?”


牧抬了抬眉毛,看他的目光相当认真。“哪个啊?”


“噢,就是,就是——”为了掩饰尴尬,春田低头吃了块饼干。嗓子太干咽不下去,他差点咽到,急忙伸手去够水杯。结果用力太猛,把水泼到自己的睡衣上。


牧抽出几张纸巾,凑过去帮他擦去身上的水渍。“前辈看起来很不安——你刚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喜欢女生吧。”


春田使劲点头,用手背堵着,想要忍住咳嗽。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异性,”牧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欲言又止,不过并不是感到难为情。他把眼睛闭上了一会,又睁开。“小学因为拒绝了隔壁班女生的告白,还被她的哥哥揍了一顿。”


春田咯咯的笑了。“真的被揍了?”


“真的,我差点死了。不骗你,她的胖哥哥差点要了我的命。不过,还好后来得救了。”


“得救了?”


“一个路过的高中生救了我,”牧看着他的眼睛。“我现在都记得他长什么样。”


春田推了推他的胳膊,“喜欢上人家了是吧?”


牧淡淡一笑,用手抹平长裤上的褶皱。“非常喜欢,到现在也一直很喜欢。”


春田突然感慨起来。“真好哇,这种纯粹的感情真难得。”他想了想问道,“那阿牧你后来还有跟这个人联系吗?”


“没有,”牧简短的说,“我没有打听到他的消息。而且后来我去了美国读书,就更加联系不上他。”


春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别灰心,”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咬紧牙关继续找下去,迟早会找到他。”


牧对他的话一笑,表示赞同他的话。“所以要乐观啊。”他想了想,“前辈为什么突然想问这种问题?”


春田摸着后颈,果断的清了清喉咙。“就是……就是——有没有可能,假设啊,我是说假设啊……一个男人如果已经结婚好长时间了,那他有可能……有可能会喜欢上另一个男人吗?”


牧回答:“有可能啊。”


“怎么可能啊?”春田抬高声音,用手轻拍了一下嘴唇。“男人和女人不是一回事吧?”


牧展开身子,打了个哈欠。“人是会变的嘛,”他说,站了起来。“我去洗澡了。”

 


第二天中午,黑泽部长给春田发了讯息,希望他中午到天台一趟,说是有点事情要跟他谈谈。春田向后靠在椅背上,转向身后。牧的位子是空的,他一大早就带客户出去看房了,据说这个客户很棘手,他觉得他可能中午也回不来。这时窗帘后边出现了一个人,那人长着黑泽部长的脸,而且正在对他微笑。春田咽了口口水,缓慢的抬起手臂向他挥动,这个动作立刻让他感到绝望,因为这表明,事实上是证明:尽管发生了那种事情,黑泽部长的上司地位依然让他感到畏惧,而部长本人却不可理喻的从未察觉他对他的一系列行为心存怨念。春田擦擦鼻子转了回来,目光集中在天花板上,一边坐,一边在想:要坚强,扮演一个敬业下属的角色。


于是午休的时候,他战战赫赫的上了天台,果然一眼看到黑泽部长的背影。他还没开口,部长就扭过头来,头发被风吹的像胜利的旗帜那样摇摆。他举起手里的便当盒,不无自豪的对春田乐呵呵宣布:“午餐准备好啦。”他让春田坐下来查看他装在便当盒里的食物,满脸都堆满笑容。“我很喜欢烹饪,我觉得干这个时间花得值。”


春田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部……部长辛苦了。”


他把便当盒打开,“小心啊。”说着,他把便当放到春田面前,“小心它会烫你的舌头。”


春田诧异的睁大眼睛,“部长部长部长,您这是——”


他打断了他:“我记得你喜欢吃炸鸡,上次烧烤你说过。”


春田低头一看,便当里果然有很多金灿灿的炸鸡块。“可可可……”他再次结巴时,黑泽部长抓住了他的手,轻轻的来回摇了摇。“快点趁热吃吧。”


尽管春田很想甩开他的手,却又不得不相对服从的苦笑着拿起筷子。


黑泽部长对他笑了笑,然后静静的用讲故事一般循循善诱,富有感情的语气说起上次欢送会喝醉酒的事情。“那天我喝多了,我在想,要不是你,我可以肯定是你,不然我就要在街上睡一晚。”


春田心不在焉的听着,就近抓了个话题:“阿牧人可好了,是他把您送回家的。”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话很唐突,而部长用近乎慈祥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不失时机的对他说:“可是你已经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了吧?”

 

 


“前辈今天中午没有吃便当吗。”晚餐时,牧说了这样一句话。


春田不安的捋捋头发,低头扒着米饭。


“昨天和前天也是这样,”牧看着他说,“做的食物不合前辈的胃口吗?可是明明有炸鸡块啊。”


春田摇了摇头,“是部长。”他低声说,挠了挠脸颊。“最近他总是约我到天台谈事情。”


“谈什么事情?”


“就……工作之类的。”他含糊其辞的说,继续扒着饭。“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原本以为牧会继续问下去,但他只是点点头,然后把碗筷收拾到水槽里。他开始洗碗的时候,春田凑过去洗了洗手,跟他说待会要出去一下。


“要到哪里?”


“去找一下千珠。”春田回答。


“嗯,等我把碗洗完,跟前辈你一起去。”


“啊?不用不用,”春田很快说,“就是……我们谈的都是很没必要的小事,而且你今天在外边跑了一天,应该要好好休息才对。”


“我知道了。”牧点点头,继续低头洗碗,不再说话。


“阿牧,我不是——”


“我明白。”牧说,仿佛已经猜到他的心思。“前辈早点去吧,晚点可能会下雨。”

 


春田抵达居酒屋的时候,天上刚好打了一个响雷。“啊,烦死了,我该怎么办才好啊。”他第十次这么感叹,几乎都要发出猫的叫声。千珠端出一盘配酒的小吃,眼神里满是鄙夷。“你给我闭嘴,再叫下去客人都被你赶走了。”


“我是真的没办法了,你懂不懂,懂不懂啊。”


“受不了就辞职啊,反正你在那干了这么多年也没长什么出息。”千珠嘲弄的说。


“你存心找架吵是不是?”春田抓了一把花生米塞到嘴里,语气很是不快。


“那你说,你要怎么办。”


“我有想过跟部长夫人谈一谈,真的。”他见了她的神情,说,“我真的想。”


“我不信。”


“是真的,”他放弃似的说,“但我觉得会破坏他们的婚姻,想想还是算了。”


“现在在破坏他们婚姻的是部长大人本人。”千珠动手敲了敲他的脑袋。“好奇怪哦,”她想了想说,“我记得你以前也试过被人当成同性恋吧?”


春田打开啤酒罐。“啊?”


“就是高中快毕业的时候啊,”千珠白他一眼,“最后你要我假装是你女朋友才把他们的嘴堵上。”


“咦?”他把啤酒放下,迅捷的跳下座位。“还有这种事?”


千珠抬起眉毛作为他问题的回答。“说要给我买中森明菜的写真作为回报,后来却一直反悔的混蛋难道不是你吗。”


“不是不是,我是说要你假装是我女朋友这件事。”


千珠一听,下意识退后一步。“你想干嘛?”她抬起手挡在胸前。


春田咧嘴一笑,顶了她一下。“你懂的嘛。”

 

 


春田在三天后收到了两条消息,都是好消息。第一条是千珠在他死皮赖脸的纠缠下终于答应故技重施,再次扮演春田创一女朋友的角色。第二条则是黑泽部长约他下班后到公园一趟。不在公司,不在上班时间,部长的心思显然不能再明显。春田知道机会来了,是时候结束这层超出上司与下属之间的关系。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回复了好的,我明白了。接着他又给千珠发了讯息,让她五点半时务必在公园待命。

 


牧把剩余的传单装到袋子里,他想去便利店里买一些橘子果冻,没走几步,眼前出现了一个急匆匆闪过的人影。“千……千珠?”他感觉自己应该没有认错人,于是跑过去追上她。那人的脚绊了一下,差点连同行李箱一起摔倒在马路上。“千珠!”牧又喊了一句。她扭过头来,眯着眼睛,好一会才看清对面的人。“原来是牧君啊。”牧走过去把她的行李箱扶稳,“发生什么了吗?”他问,“穿着高跟鞋跑那么快会很容易扭到脚。”


“还不都是因为我哥哥,”她皱着眉头说,“他居然把行李箱忘在家里,我要给他送到机场去。”她看了眼手表,睁大眼睛惊呼道:“哎呀,已经快五点了,春田这个傻瓜不会真的去赴约了吧!”


“什么?”牧忍不住发问。


千珠有点难为情的闭上眼睛,“就是……就是——”她僵硬的顿了顿,接着就对他说了他想知道的事情。“所以啊,”她听起来有点自责。“现在只能祈祷春田他临时退缩,回家躲起来了。”


“可是万一前辈真的去了怎么办?”


“那那那……那怎么办啊牧君?我还要赶着给哥哥送箱子啊,他连吉他都忘了带,没有吉他他真的活不下去!”千珠焦急的跺着脚。“不然,不然牧君你替我去一趟?”她用不抱多少希望的语气说,“我知道这很强人所难,诶,牧君不愿意去也是合情合——”


“部长约前辈在哪里见面?”牧抬头望她。


“啊?”


“是在公园对吧。”牧又说。


“对对对,”千珠终于反应过来,连忙点起头。“在摩天轮后边。”她补充道。


“在公园的摩天轮那里……”牧低头想了想,千珠说的事情过于突然,他一时间有点心不在焉。


“那就拜托牧君你了!”千珠说,一边把箱子拖到人行道上。


“等……等一下——”


“别担心,一定会顺利的!”千珠朝他挥挥手。


牧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可是……可是——”在他说话时,千珠吹了声口哨,抬起手冲到马路上。“出租车!”她大声的喊,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很快拐弯开过来。

 


春田希望今天的计划能顺顺利利,而黑泽部长希望今天的晚餐充满浪漫并且成为一次以告白成功的名义进行的庆祝。看起来确实是这样,气球,鲜花还有写着跟我交往吧的横幅都到位了,连夕阳也很配合,硬是从乌云里钻出来给这一切打了自然光。黑泽部长捧着鲜花走到春田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太过紧张。”他这么说。可春田却怎样也放松不下来:千珠没有庄重的履行护花使者的职责。她到底去哪了?


“春田你应该清楚我今晚约你来这里的意图吧。”部长又走进了一步,他捧的是玫瑰花,春田闻见了那股味道。


“不清楚。”春田只知道摇头。


“你不知道?”


“呃,我知道,可是我——”


黑泽部长大笑一声。“我喜欢你,”他说,“请跟我交往吧,我会给你幸福。”


春田做了个苦脸,接着开始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部长部长……我已经……”他冷汗淋漓的向后退了退,双手捂住脸。“已经有喜欢的人,而且我们——”


“我们已经同居一个月了。”


简直不可思议,春田一瞬间以为自己听到了牧的声音。他感到头重脚轻,仿佛一场部长向他告白的梦撞上了另一场牧提着武士刀将他营救的梦。他回过头去,把手从脸上拿下,盯着站在身后的人,说不出话。


“对,是我。”牧大步朝前迈来,春田和部长仍诧异的站在原地。“所以,请部长你住手吧。”春田盯着他,喉咙干渴,心脏跳的飞快。他只能一动不动的站着,任由牧一手将他揽入怀中。


黑泽部长死盯着他,在他一脸认真和执着的挑衅眼神中终于开始慢慢理解他说的话。“你的意思是,春田正在和你交往?”


春田挣开牧的双臂,紧张地左右张望。“开开开……开玩笑的,阿牧只是只是在开个玩笑。”他露出了弱弱的微笑,“一半的玩笑,我们——”


“不,我是认真的。”牧淡淡的说,“我非常非常喜欢春田前辈,所以请部长不要再做些奇怪的事情破坏我跟前辈的关系。”


春田不知所措的愣着,把所有糟糕的想要反驳的话全忘干净了。他没想到会是这种发展。他本可以以强硬的态度否认牧所说的一切,但面对牧这样令人信服的平静态度,春田根本没办法为自己辩护。


牧原本以为部长会难以置信,大声责骂,以某种方式发泄出来。结果比那还要糟糕。要是他发了脾气,他们至少能道个歉让他接受,但他面目表情,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有些悲伤的看着他们,眼里不时闪过几分毋庸置疑的不快。最后他好不容易开口了,问春田牧刚才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然后沉默的等着答复。


春田感觉自己突然来到了某个危险而又充满诱惑的临界点,而他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个临界点的存在。他也许不能确认,但他已经选择越过这个临界点:他用跟以往一样夸张的做事风格把牧冰凉的手心拉过去按在自己砰砰直跳的胸前,然后才开始重新呼吸。“是的,”他用力的点了下头,不敢看黑泽部长的眼睛。“我跟阿牧正在交往!”




03 Jun 2018
 
评论(13)
 
热度(112)
© metaaaa | Powered by LOFTER